首页 >探索
直击牧原媒体交流会:公开回应争议,“不跨行只养猪,有信心穿越猪周期”
发布日期:2024-04-20 21:37:01
浏览次数:875
摘要:在牧原股份的直击只养猪有猪周媒体交流会上,牧原股份首席财务官高曈对《华夏时报》记者等媒体表示:“股价层面,牧原媒体企业要反思,交流但不能决定市场的开回跨行变化。公司做了A股最大的应争议两次增持,该举动得到了投资者的信心认可,我们尽可能在自己能把控的直击只养猪有猪周方面去做好,向市场传递真实的牧原媒体声音。”

直击牧原媒体交流会:公开回应争议,应争议“不跨行只养猪,信心有信心穿越猪周期”

华夏时报(www.chinatimes.net.cn)记者 王悦 徐芸茜 北京摄影报道

素有“猪茅”之称的直击只养猪有猪周牧原股份(002714.SZ)一直被外界高度关注,且近日随着“承包制”等风波而来的牧原媒体股价剧烈波动,尤为引人注目。交流

10月23日,牧原股份盘中触及年内新低31.17元/股,相比4月初的年内高点50.92元/股已接近腰斩。

值得注意的是,面对颓势牧原股份果断出手“护盘”,先后发布了两份“大手笔”增持公告。根据公告显示的增持上限计算,两笔增持最高可达到22亿元,有望为今年A股上市公司中最大的增持。

另一方面,随后发布的牧原股份三季报同样有所提振。牧原股份前三季度实现营业收入829.69亿元,同比增长2.72%;归母净利润为-18.42亿元,同比下降221.82%。但从单季度而言,牧原股份第三季度的归母净利润为9.37亿元,环比实现扭亏为盈。

截至11月1日收盘,牧原股份最新股价为37.86元/股,总市值超2000亿元。

10月31日,在牧原股份的媒体交流会上,牧原股份首席财务官高曈对《华夏时报》记者等媒体表示:“股价层面,企业要反思,但不能决定市场的变化。公司做了A股最大的两次增持,该举动得到了投资者的认可,我们尽可能在自己能把控的方面去做好,向市场传递真实的声音。”

每头猪还有600元利润空间

面对猪价的“跌跌不休”,“降成本”已成为各大猪企生产经营的重要工作。

2023年以来,牧原股份生产成本持续下降,从年初15.5元/kg最低降至14.3元/kg。期间,8月份和9月份略有回升,9月份生猪养殖完全成本在14.7元/公斤左右。但牧原股份表示,将力争年底生猪养殖完全成本降至14.5元/公斤以下,明年全年控制在14元/kg以内。

事实上,早在2022年,牧原股份便提出每头猪600元的成本挖潜空间。为此,牧原股份在成本上已是“锱铢必较”,甚至在养猪用电方面都下了大功夫。

今年8月,牧原股份发布公告称,拟设立两家新能源子公司,分别名为正阳牧原新能源有限公司、上蔡牧原新能源有限公司。而两家公司经营范围均为发电业务、输电业务、供(配)电业务;建设工程设计;建设工程施工;输电、供电、受电电力设施的安装、维修和试验。

在此情况下,市场众说纷纭,难道养猪龙头要转行了?

“公司已设立新能源子公司开展相关业务,主要目的一是充分利用生猪养殖与屠宰业务的大量猪舍、厂房屋顶资源,建设分布式光伏发电设施,满足各场(厂)自身需要,余电上网,降低养殖、屠宰过程中的用电成本;二是进行绿色能源的开发利用,优化能源结构,实现低碳生产与可持续发展。”牧原股份首席法务官袁合宾表示,牧原股份不是跨行,也绝不是转行。

WechatIMG3785.jpeg

《华夏时报》记者在位于内乡县余关乡黄楝村的牧原第十七分场看到,目前各个猪舍屋顶均建设分布式光伏发电设施。据了解,从农业用电到光伏发电,生猪养殖的用电成本明显下降。

高瞳表示,很多投资者问牧原未来的成长性在哪里,过去一目了然,出栏量是倍增的;未来在哪?很明确地跟大家说,当前最大的成长性,来自于每一头猪的生长潜能。过去大家忽略了猪的生长潜能,当前我们要持续挖掘每一头猪的生长潜能。

公司处于资金最宽裕阶段

虽然降本增效能够为企业赢来了利润空间,但生猪市场的持续低迷,意味着各大猪企手里的“钱”并不富裕。因此,牧原股份的负债和现金流问题一直备受关市场注。

数据显示,牧原股份在2022年年末的负债率已由三季度末的61.47%降至54.36%。然而今年中,牧原股份的负债率却再次上升至60.06%,直至三季度末略有下降,为59.65%。

值得一提的是,牧原股份已筹备10个月的境外发行全球存托凭证(下称“GDR”)在近期戛然而止。这也不免令市场关心起公司当前的现金情况能否继续支撑。

然而,牧原股份却表示,今年是过去两年来,公司资金最宽裕的一段时间。

“得益于2022年下半年生猪价格的回升,单月最高利润60亿,现金流更多;实实在在地修复了资产,丰富了现金储备。2023年至今为止,总体来说成本控制较低,在全行业亏损的情况下,经营性现金流保持净流入。从上半年到现在,三季度猪价稍微回升,净现金流都能保持20亿流入。因此,2023年上半年是过去两年最宽裕的阶段。”牧原股份董事会秘书、首席战略官秦军对《华夏时报》记者解释道。

为何在资金如此宽裕的情况下,牧原股份却在近两年大幅降低资本开支计划?

秦军表示,2021年是一个关键年份,我们从高速发展切换到高质量发展,所以从2019年至2021年这三年资本开支水平比较高。而近两年相比于之前,我们的资本开支水平已经明显下降。这首先是由于客观上没有这么大的需求,与此同时,猪价又回落至较低水平。短期的经营形式并没有可以让我们把资金按照很宽松的情景来运用,还是按照相对谨慎的态度来安排。明年上半年行业形势可能不太好,所以我们也在为这些做准备,今年和明年的资本开支仍然都是一个比较低的水平。

农业农村部畜牧兽医局负责人陈光华在近期新闻发布会上指出,明年春节后可能出现消费淡季与生猪出栏量增加“两碰头”,养猪亏损程度甚至可能重于今年同期。

责任编辑:徐芸茜 主编:公培佳

上一篇:馬雲:一代女皇武則天是我的偶像|天下雜誌
下一篇:61檔挺過風暴的領先基金 選對基金過好年|天下雜誌
相关文章